大韓民國第十八屆總統大選十九日舉行,最後新世界黨候選人朴槿惠勝出,不只將成為史上首位入主青瓦台的女總統,也寫下東亞國家第一位女性元首的紀錄。朴槿惠的勝選深具意義,但也將面對沉重責任與嚴峻挑戰。

     朴槿惠驚險獲勝,有兩項特別值得注意的突破點。一,是她的單身女性身分,對於仍然有男尊女卑傳統觀念的南韓,是一項挑戰。女性身分對朴槿惠不見得是加分,甚至還可能是減分。因為南韓至今男女不平等仍很普遍,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(OECD)統計,韓國男女工資差距達三成九,高居成員國之冠。在這種文化背景下,要說服選民接受女性作為國家的領導人,是一項不容易的工程。

     其次,是強人之後的身分。朴槿惠是前獨裁強人朴正熙的女兒,因此總是招致另類眼光。懷念朴正熙的老一輩對「公主」朴槿惠有移情作用,但年輕一輩看到朴槿惠,卻喚起了昔日的威權獨裁陰影。相對的,民主統合黨候選人文在寅卻是貧戶出身的民運人士,和出身宮廷的朴槿惠恰成對比。

     因此,這場選舉被形容為「新與舊、保守與進步、左派與右派」的對決;當然,也是一場男與女的戰爭。

     不可諱言的,朴、文兩人的票源存在著世代差距。朴槿惠的選民年齡較長,文在寅的支持者比較年輕,而且有人氣王安哲秀的幫襯。不過因為人口老化與少子化的關係,中高齡選民人數超過了年輕族群,這對朴槿惠有利。

     但在另一方面,朴槿惠能夠勝選,說明強人陰影並沒有產生太大的負面效應。事實上,現在南韓的民主政治鞏固堅實,昔日的獨裁強人縱有陰影,但只是道褪色的影子,沒有人相信強人之女─或者任何人─會再恢復獨裁體制。因此,即使是強人之女,也不過就是一位女性候選人,南韓已經走出了獨裁歷史的糾纏了。獨裁是過去,大家要看的是未來。

     不過,韓國社會的貧富差距擴大,仍然累積了許多民怨。整個國家發展幾乎靠著大財閥,資源也幾乎被大財閥支配,中小企業空間不斷受到擠壓。目前南韓家庭負債為可支配所得的一.五倍,許多家庭生計緊迫不堪,連帶影響了市場景氣。

     雖然南韓這些年來表現亮眼,深受國際矚目,也為台灣所艷羨,但事實上,南韓社會存在著許多壓力,在光鮮的外表下,個人與家庭承受著不為外人知的緊繃張力。年輕人就業困難、貧富差距擴大、家庭負擔沉重等,都是民眾最關心的切身問題,這些也是朴槿惠即將面臨的嚴厲考驗。

     韓國這次大選戰況十分激烈,朴、文兩人選情持續膠著,始終拉不開距離,可見選民對究竟採取哪種路線存有相當歧見。但朴槿惠終究拿到了過半選票的支持,顯然民眾傾向維持現有的穩定路線。

     至於北韓政策,並不是這次大選的決定性因素。朴槿惠和李明博一樣,對北韓態度較為強硬,認為無條件的援助無法換到讓步。文在寅則延續金大中「陽光政策」的路線,主張對北韓採取較為和緩的溝通交流。

     不過,回顧歷史,過去「陽光政策」的努力,顯然並沒有讓北韓有什麼實質的改變,從金日成、金正日到金正恩,依舊搞核武射飛彈玩邊緣主義,讓南韓主張對北友善派彷彿成了被耍的傻子,也使得南韓民眾想法趨於務實。就在選前,北韓以長程火箭發射衛星,顯然是要誇耀軍力打壓朴槿惠,不過卻引發南韓民眾反感,反而幫了朴槿惠的聲勢。

     選前李明博親自走訪獨島(日稱竹島)宣示主權,雖然拉抬了執政新世界黨的聲勢,但後續與日方的拉鋸角力,則有賴朴槿惠接手。在日本由較為強硬右傾的自民黨回鍋執政後,日韓的主權爭議,對朴槿惠的外交手腕將是重大考驗。

     作為東亞儒家文化圈的第一位女總統,朴槿惠深受國際矚目,而其挑戰也極其沉重。除了內政、經濟、社會各面向的諸多課題外,更必須面對激烈的國際競爭,以及複雜又難以捉摸的北韓問題。歷史已經給了朴槿惠機會,現在是她要證明自己的時候了。

yujay00玉潔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